快捷搜索:  test

《之江新语》首个外文版为何在阿根廷首发?

原标题:《之江新语》首个外文版为何在阿根廷首发?

撰文| 赵萌

G20峰会召开前夕,11月20日,阿根廷议会大厦迎来了一场“重磅”新书发布仪式,当天发布的“新书”是习近平主席的两本着作《摆脱贫困》《之江新语》的西文版。

这是《摆脱贫困》《之江新语》西文版首次在国外出版发行,而西文版也是《之江新语》对外翻译出版工程20多种语言的首个语种。

《之江新语》对于很多国内读者并不陌生,该书是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浙江日报》上写的专栏文章集。“之江新语”是《浙江日报》头版的特色栏目,自2003年2月开始持续到2007年3月,累计登载232篇短论。《摆脱贫困》也是习近平总书记个人着作,收录了他1988年至1990年任福建省宁德地委书记期间的29篇重要讲话和调研文章。

中宣部副部长蒋建国在致辞中表示,《之江新语》《摆脱贫困》是习近平主席对地方治理的实践探索和理论思考的成果,为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够领导中国走向繁荣之路、当代中国为什么能快速发展提供了答案。

《之江新语》

“之江新语”专栏首篇文章发表于2003年2月25日,一直到2007年3月25日截止,专栏更新持续4年多。“之江新语”专栏名称中的“之江”是浙江母亲河钱塘江下游一段的别称。至今,杭州市区沿钱塘江北岸的一条大道仍被称作之江路。习近平主席使用的笔名为“哲欣”,是取“浙江创新”之意。

专栏文章内容涵盖干部工作作风、党性修养、经济、环境、文化、读书等多个方面,“篇幅不长但意味深长”是《之江新语》专栏文章公认的特点之一。

比如“之江新语”专栏二〇〇三年二月二十五日发表的《 调研工作务求“深、实、细、准、效”》全文共299字,而专栏中篇幅比较长的文章也就600余字,据悉,232篇“之江新语”专栏文章里只有12篇的篇幅超过600字。

谈干部工作作风是专栏文章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据悉,“之江新语”中涉及谈干部问题的有30余篇。《不能在“温室”里培养干部》写道:现在在一些地方,有的干部被列为后备干部、成为培养的“苗子”后,组织上就很愿意为他设好“台阶”,铺好 “路子”,而恰恰忽略了把他放到艰苦的岗位上去磨炼;如果组织上真的把他放到艰苦的岗位上,他本人往往认为是对他的不信任。这其实是干部培养工作的一大误区。

11月初,上海举办了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进口博览会是迄今为止第一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国家级博览会。“之江新语”也有篇文章谈“进口”。二〇〇五年三月二十三日的专栏文章《重视进口的作用》写道:长期以来,受凯恩斯经济学理论的影响,我们一直将投资、消费和出口看成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而将进口看成是国民经济的“漏出”,但实践证明,进口对增加要素供给、推动技术进步、改善人民生活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2007年,应读者要求,浙江日报社以《之江新语》为书名,将该专栏文章结集出版。说到出版,这背后还有一个小故事。《之江新语》一书的责任编辑是时任浙江人民出版社青年室主任虞文军,谈到该书的编排,虞文军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文集可以按主题编排也可以按时间编排,但是他选择了后者,这样可以保持作者思想的连贯性,也可以看出作者在某一阶段的工作重心。

为何此时在阿根廷首发两本书?

西班牙语是世界第三大语言,有30多个讲西班牙语的国家,阿根廷是其中一个。那么,问题来了,颇能反映中国国情和领导人执政思路的《之江新语》和《摆脱贫困》西文版为何在阿根廷首发?

中宣部副部长蒋建国在出席11月20日两本书籍首发式时指出,中国和阿根廷都是世界上有影响力的发展中大国,都是富有活力的新兴市场国家,两国在治国理政方面有很多共同语言。

再看看来自阿根廷的声音。阿根廷众议院副议长佩特里、众议院阿中友好小组主席波列多是首发式的嘉宾之一。波列多说,《摆脱贫困》《之江新语》体现了中国领导人的智慧以及家国情怀。两部着作对阿根廷来说非常重要,能在治国和脱贫上给阿根廷带来启迪。摆脱贫困、推动发展也是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任期的重要目标。

说到这里,不免有读者会有些疑问,阿根廷也需要摆脱贫困吗?在很多人印象中,阿根廷是比较发达的国家。

下面一起看看阿根廷的国情。根据官方统计,阿根廷2018年上半年贫困率达到27.3%,总贫困人口超过750万。这是由于经济衰退和比索贬值所带来的物价上涨等因素导致贫困率持续上升。说到阿根廷的比索贬值,据报道,今年上半年比索贬值幅度已超过50%。阿根廷经济还有个问题,那就是高通胀。2015年底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上台时,阿根廷上届政府留下28%左右的通胀率,尽管马克里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抑制通胀, 但收效甚微。这个通胀率可以说非常高了,像经济状况好的欧洲国家的通胀率都是个位数。

不难看出,“脱贫”可以说是中阿两国共同的话题。2012年至2017年,中国贫困人口减少6800多万,贫困发生率由党的十八大前的10.2%下降到3.1%。

而两国同为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治国理政方面相信话题也不少。

除了相似的国情,不得不提到《摆脱贫困》《之江新语》西文版在阿根廷首发的一个背景。今年G20峰会的东道主是阿根廷,峰会将于11月30日至12月1日举行。据外交部11月23日消息,国家主席习近平不久将赴阿根廷出席此次峰会。

在首发式上,中国驻阿根廷大使杨万明提到了这一点,他说,阿根廷即将举办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在此背景下,发行两书西语版恰逢其时,必将为推动中阿和中拉治国理政交流、增进双方人民了解和友谊发挥重要作用。

事实上,领导人着作也为国与国民众之间增进了解发挥了作用。

2017年12月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中国,在那个月里,他的亲笔自传《命运》中文版在中国发行。紧接着,2018年1月,法国总统马克龙访华,其自传《变革》中文版当月也登陆中国图书市场。《变革》出版方四川人民出版社文学出版中心副主任王其进当时告诉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访华期间推出领导人着作有助于国与国之间增进文化理解和交流。

“走出去”

2018年是《之江新语》在国内出版的第11年,自出版以来,已发行300万册,该书也引起了国外出版同业的关注。2016年,浙江出版联合集团与蒙古NEPKO出版社签署战略合作协议;2017年,该集团与全球最大的社科图书出版机构英国泰勒·佛郎西斯出版集团签署了合作出版《之江新语》英语版。而西文版在阿根廷发行,是《之江新语》对外翻译出版工程20多种语言的首个语种。

相较《之江新语》,《摆脱贫困》的外文版出版发行更早一些。2017年8月,《摆脱贫困》英文版、法文版在第24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举行国内首发式。几内亚驻华大使政治文化参赞巴·迪埃赫诺·马德儒曾表示,习近平主席的《摆脱贫困》一书将为几内亚摆脱贫困、发展经济提供重要的思路和方法。

《摆脱贫困》法文和英文版

说到习近平主席着作在国外出版发行,不得不提一本书,它就是《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2018年1月,由中央宣传部会同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国外文局修订,改称《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于2014年9月由外文社出版发行。截至2017年11月,《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已被译为英、法、俄、西、葡等24个语种,全球发行量超过660万册、覆盖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同年11月,《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开始出版发行,截至2018年2月,《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中英文版全球发行量已突破1300万册。

关于该书,广为人知的一条新闻就是,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不仅自己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作为案头书,还向公司的员工大力推荐。

新加坡国立大学郑永年教授认为,《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为世界各国政党和政治组织了解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提供了一个生动、易懂的方式”。一位长期旅居海外的华人也表示,习近平主席的着作“很对国外读者的胃口,比如‘老虎、苍蝇一起打’,非常生动”。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外文版是由谁翻译的呢? 中国外文局原副局长、定稿人王明杰曾透露,接到《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英文版翻译任务后,中国外文局组织了包括外交部、中央编译局等单位专家在内的精英翻译团队。据了解,这个团队由29名多年来从事外宣工作的翻译组成,其中包括7名定稿人,1名外国改稿专家,还有两名外国专家协助工作。王明杰还表示,中文和英文是有很大区别的,为了让国外的读者看懂,必须要用恰当准确的语言把习总书记的着作翻译出来。他举例称,“高举和平对话旗帜”,直译是hold high the banne八达娱乐国际88dr of peace and dialogue。为了使译文更地道,更容易为外国读者所理解,“我们与外专讨论后,将其定为champion the cause of peace and dialogue”。

《之江新语》西文版暂时还未在国内上市,短小精悍的《之江新语》翻译成外文将会是什么样子,令人期待。

责任编辑:张义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